中国的环保督查不能搞什么“辩证法”!

摘要: 安邦智库——用智慧推动社会进步!

09-06 11:02 首页 安邦咨询


安邦观点


在对中国环境保护历史有过追踪的安邦智库学者看来,中国的环保督查不能搞什么“辩证法”——既有好的,又有坏的;左也有理,右也有理。环保约束本为就软,现在还硬得不够。世界各国的环境保护,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不是强硬的。着眼于未来,中国要想实现绿色发展,环境保护就是一道基本底线!


来源 | ANBOUND宏观经济研究中心

选自 | 每日经济 

环保部批评地方在环保执法中“滥作为”


动起真格的环保督查令各级地方政府十分重视,甚至感到紧张,生怕被查出问题。据了解,有的地方为了应对检查,把城市的夜市和早市给关停了;有些地方把菜店和餐馆给关闭了;有些地方把洗车房、修车厂给关闭了;还有的地方关闭了养殖场……这些与百姓日常生活相关的机构被关停,引发了不少怨言。地方政府也是一肚子苦水,希望不要搞“一刀切”。


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 别涛


对此,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别涛日前回应,环保部从来没有要求环保部门对企业治污进行“一刀切”,并且有两个态度是明确的,一是反对部分地方在平时疏于监管,使违法企业长期存在污染环境,“这样的行为就是不作为”。二是反对部分地方平时不作为,到了环保督查检查巡查的时候,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片面处理发展与环保的关系,“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也是滥作为”。


别涛表示,对企业发生的问题,从法律角度分析,很多是未批先建、批建不符,环保设施未验收或者没有正常运行,超标或超总量排污,也可能是没有排污许可证,还有的是环保部门责令改正之后,拖延消极,拒不整改,“对这些行为,我们是不应该容忍的。对违法的企业,我们的法律法规有相应的处罚规定”。


别涛认为,从法律上看,环境监管执法应该有3个原则或是立场:第一对违法企业应该坚持零容忍,严格执法,公平执法;第二对环保守法企业,应该公正对待,依法保护合法经营权;第三是对违法的企业,从依法行政的角度,我们也要遵守法律规定的条件、程序,分类管理、合理引导、依法合理行政。

市场为什么对环保督察不能心存侥幸

中央此次进行的环保督察行动,在地方上和市场上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有研究机构认为,这一次市场终于开始买环保部的账了。天风策略的研究指出,主要原因在于终于理解了环保督查的决心、史无前例的力度,以及主要人事调度到位。



第一,“终于”明白是最高层授意。“726”总书记对省部级领导干部的讲话,基本可以认为是十九大的序幕和未来一段时间的政策定调。十九大之后,新届领导班子将直接面对2020年第一个百年目标。此次会议上总书记专门特别提到三大攻坚战,分别是防范风险、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如果确信这一轮防风险去杠杆的力度,就没理由怀疑这一轮环保督查的决心。


第二,督查力度史无前例。4月初京津冀周边督查正式启动,当时媒体明确写到:“此次强化督查是环境保护有史以来,国家层面直接组织的最大规模行动”。直到前七轮次的督查过去,大家发现这一次确实是动了真格。动用5600名环保执法人员,不中断地两周轮换一次长达一年,人力物力投入可想而知。


其次,本次督查采用跨省督查,比较罕见,披露程度也较以往相比更高。环保部网站上每天公开当日督查情况,包括多少家企业,其中多少有环保问题等等。最后,问责之严厉大超预期。中央督查前三轮合计拘留930人,约谈近13000人,问责超过10000人。


第三,主要人事调度到位。今年5月的一系列人事调度颇有深意。环保部新上任的李干杰过去一年三次履新。卸任的环保部长陈吉宁则履新北京市委常委、代市长。由此来看,最大力度环保督查由京津冀开刀,是早有布置。



环保督察也是个公共政策问题


从中央来看,环保督察就是冲着环保不好的地方和相关企业去的,还与地方官员乌纱帽挂钩,有公示、劝戒谈话等制度。中央力度大,是因为中国在环保问题上已经退无可退,大气、水、土壤、生态的污染和退化都很严重,以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发展惯性,不出重锤,解决不了问题。


另外,中央考虑的是全国一盘棋,在国内要系统推进政策,有时候必须“一刀切”。捅破窗户纸来说,环保督察就是中央调控地方、推动转型发展的一个强有力工具。政治领域是反腐,经济领域是转型,环保领域是督察。


从地方来看,他们是环保督察的对象,从地方经济、地方企业、地方税收、地方民生等各个层面,都不希望受到太大的影响。地方关心的是局部发展,一个企业的关停,在全国来看只是浪花一朵,但对地方可能就是滔天巨浪,对地方经济损失很大。


另外,环保问题是发展模式问题所致,转型不是短期就能见效,地方都有很强的发展惯性。“一刀切”下来,地方当然会感到痛。总之,屁股不同,思考不同,感受也就不同。



客观来分析,地方对于环保督察中产生的“抱怨”,并非完全是环保督察所致。一些让老百姓抱怨的“异化”或走形之举,实际上是地方执行时走形所致。比如很多地方政府担心环保督察过不了关,在具体执行时层层加码,或者想当然认为有些地方整治不好,甘脆就关掉了事,先把督察这一段日子应付过去再说。


很明显,环保督察组不会具体指示到关闭哪些餐馆、夜市、洗车房,而且这些措施肯定不可持续。如果把地方执行中的走形“归功”于环保督察组,把百姓的抱怨指向环保督察,这也有失客观。


环保督察是中央推动的监察行动,一方面要以此实现以环保推动发展转型,助力“三去”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方面也要兼顾地方发展和百姓生活。政策走形并非中央政策的目的,在执行之中则要把握原则,不要走偏。



环保督查是一把刀,不能搞“辩证”执法


随着环保从经济发展的“软约束”变为“硬约束”,全国性的环部督查力度越来越大。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国家环保督查已经进行了三轮,风头不减。与此同时,各地省、市、县、多级环保检查全面展开。


作为独立智库,安邦ANBOUND的研究团队注意到,国内舆论开始出现了反对环保督查的声浪。有舆论称,“一刀切”式的环保风暴所到之处,企业大面积断水断电停产,工人停工失业,家庭生计堪忧。在紧邻北京的河北三河市,更是有部分企业主和员工拉横幅抗议。


文章称,环保严查,本是应该,但运动式、“一刀切”式的环保风暴已经渐渐变味,一场声势浩大的“保卫蓝天行动”变成了无数民企的哀号。文章还与新华社进行了捆绑,引述一篇据称今年4月份新华社的文章《环保管控不能“一刀切”》。


文章称,目前我国中小企业有4000万家,占企业总数的99%,贡献了中国60%的GDP,50%的税收和80%的城镇就业。2016年-2017年以来,包括化工行业企业在内的广大中小企业成为了去产能的对象,特别是在雾霾压顶的情况下,中小企业被一刀切式关停。文章还称,近两年来,李总理提出的“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事实上也是对小微企业的一种鼓励和促进。



不得不指出的是,这种舆论就是有目的地“造”出来的,意在对环保督查行动制造出舆论阻力,形成为广大中小企业请命的舆论环境。然而,如果对中国环境污染状况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过去相当大一批企业的环境污染和排放是多么严重,基本上毫无约束、肆无忌惮。今年4月雄安新区消息出台后,在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和天津市静海区揭露出的多处工业污水渗坑,最大一处面积达17万平米,就是过去河北地区环境污染的典型案例。


在对中国环境保护历史有过追踪的安邦智库学者看来,中国的环保督查不能搞什么“辩证法”——既有好的,又有坏的;左也有理,右也有理。环保约束本为就软,现在还硬得不够。世界各国的环境保护,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不是强硬的。着眼于未来,中国要想实现绿色发展,环境保护就是一道基本底线!


推荐阅读

陈功谈货币政策的外部性


没有房地产,这个地方的经济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如何避免“东北现象” | 安邦城市问题研究


《战狼2》爆红有可能全面震动国内电影市场


首页 - 安邦咨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