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徽州老油坊,关于一滴油的漂流

摘要: 一座徽州老油坊的岁月有多长。

08-30 15:58 首页 一地一味

???五月???

徽州大片的油菜籽成熟,金色田野间尽是收获的农人。

 

???六月???

油坊开榨,炒籽爆裂的响声中香味渐渐弥漫整个村庄。

 

对于徽州人来说,油菜花不仅仅是风景,它是靠菜籽油生活的世代乡愁,用菜油炒一碗茶笋肉丝,煎一盘毛豆腐,便是徽州人心中无可取代的家宴了。



我叫汪玉敏,80后,安徽绩溪人,不折不扣的“油”二代。



我的家乡在绩溪,是古徽州的文化发源地,也是徽菜的发源地。

我的家有个老油坊,是老父亲经营了30年的心血,也是邻里街坊的榨油据点。

从我记事起,家乡的春天就是金黄色的花海,家中也常年飘着油菜籽的香气。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和油去打什么交道,也没想过要回到家乡这个不起眼的小县城里。

从大学毕业后,凭着年轻和一股冲劲和梦想,一心想要在外闯荡出一番门堂。

直到2011年,父母亲身体出了些状况,他放心不下这个他经营了一辈子的油坊和吃了他一辈子油的邻里街坊,作为家中唯一的独子,我只能舍弃在外打拼的一切,回到家乡。

 


父亲的老油坊,从1984年成立到今天,每一天都开张,依然延续的是他16岁就学会的榨油工艺,徽州这边最古老传统的方法——撞击木榨,在意的是力量和火候;吃油的依然是十里八街的邻里街坊,从年龄最大的快90岁的老奶奶到十几岁的年轻娃娃,都会老远的拎个油瓶到我父亲的油坊打油回家吃。

油坊厚厚一摞泛黄的老油本,和我的年龄都差不多大。父亲把油坊交给我的时候,全是无可奈何的担心。

 


接手油坊的第一个月,我什么都没做,细细的研究了关于菜籽油的前生今世,市场情况,还有更多的可行不可行的猜测和想法,结合父亲这老油坊,于是做了一个决定:老油坊需要改革!

改革的第一步就是用互联网把我们这无数个乡亲都叫好的菜籽油卖出去。

我父亲和老邻居都觉得我是不是疯了。一瓶菜籽油,还想在网上卖?

不顾家人反对,开始着手设想品牌策划、包装形态,销售方式和配送方式。

当第一瓶油通过一台电脑卖出去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了。

到现在为止,通过互联网销售出去的油,最高的时候一天都可以销售上万瓶,最远的销到了内蒙古的沙漠中。

每一个顾客都对我们的菜籽油给予极高的评价和认可,很多都因此成为了很好的合作伙伴。

 


赞美的同时也会伴随着诋毁,老油坊的传统工艺的压榨方法,流程多,复杂化,但是产量极低且毫无效率,而菜籽油的独特易冒烟属性,又让很多不习惯的顾客无法接受。如何能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继续优化呢?

 

改革的第二步,延续传统工艺,优化生产计划。

炒籽依然用柴火烧锅,有经验的老师傅控制翻炒,摒弃最原始出力不讨好的锤击方式,改用物理压榨技术,出油更纯正,也更加卫生干净。同时研究发现了,市面上大部分的油都是生油,未经过熬油去除水分,所以油烟极大。于是加入了熬油的环节,每锅油都要熬上3三小时以上,高温蒸发油中的全部水分,每一滴油都是毫无水分的熟油,稍微加热即可烹调食材,油烟降到了最低。同时我们坚持只做头道油,保留了菜籽油的原色原味,杜绝多次压榨。



所有的工作优化完成之后,不仅产量翻倍,品质也有上升,吃了我们家三十多年油的街坊都直夸,油香不怕巷子深,客户也越来越多,连一直反对我的父亲,都罕见的赞扬了我。

 


踏出成功的第2步后,油坊正式变成油厂,而整个绩溪的油菜地已经远远满足不了油厂的需求,之前一直是合作社的本土菜籽,直接由油厂按约定的品质规格价格收购,油厂一直对于油菜籽的要求比较严苛,而且因为外地的油菜籽远远没有本地的菜籽榨出来的香,所以一直坚持本土非转基因菜籽。



于是开始了油菜地的规划,启动第三步。

种植油菜籽之后才发现,本土菜籽逐渐减少的原因并不是需求大了,而是种植的人越来越少了,徽州自古以来都是油菜籽的种植主力区域,一到春天就美不胜收,白墙黛瓦马头墙,青山绿水油菜花,这就是徽州最美的地方啊,但是油菜花每年的种植数量都在急剧下降,也许未来的最美徽州就再也没有油菜花的盛景,这是为什么?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对健康生活的追寻,菜籽油因为地域和口味的独特性,并不为大众所接受,而因为其油烟较大,也越来越多的人不爱选择这类油进行食用,却很少有人知道菜籽油是最适合人食用的油类之一,人体对菜籽油的吸收率很高,可达99%,它所含的亚油酸等不饱和脂肪酸和维生素E等营养成分能很好地被机体吸收,从而对人体的血管起到保护作用。



同时,因为市场需求的原因,菜籽的价格一直都不是很高,而其他的农作物一直都在持续上升,农民为了提高收益,自然会去选择种植那些更容易赚到钱的农作物,尤其是一些喷洒农药的农作物,短暂的收益带来的却是长久的土地伤害。

我们自己决定去通过我们的力量,去改变这样的现状。



我们承诺所有农户,我们的油坊会按照超出市场价一定比例的收购价进行收购菜籽,确保每一个农户的收益,让大家愿意去继续种植菜籽。

我们也流转了2百亩的土地,与当地贫困户合作,尝试如何提高亩产,让农民可以更有价值。

同时继续提高我们的生产技术,生产出更好品质的颜色透亮,油香浓厚的菜籽油。



这些付出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表彰和认可,2016年我被我们当地县政府评为了年度县十佳创新创业之星,并受到当地政府粮食局表彰,并于今年获得了县龙头企业的称号。

政府的表彰,家人的支持,客户的赞扬就是对我最大的动力,对于未来,干劲十足。



这2百亩我们自己流转的土地,经过一年的种植管理,我们发现,油菜地可以发掘的潜在价值非常的高。

在种植上,油菜籽在5月收获,而收获之后的土地,可以继续耕种插秧种植水稻,目前一亩土地可以产出300斤菜籽。500公斤的水稻。


在旅游上,绩溪作为徽州文化发源地,成片的油菜花地就是最有价值的旅游景点。可以延伸出来的很多农家乐和留下经济,同样可以带动当地农民的经济收益。

而我们油厂通过不断优化的技术,提高销量打开市场的同时,可以反哺农民,也可以改变消费者对菜籽油的传统印象。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可以改善和提高农民的收益,同时保护好美丽的徽州油菜花地。也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的品牌,同时对菜籽油有不一样的看法和印象,在这个地沟油遍处都是,食品安全泛滥的今天,有更多的人能品尝到我们用心做出的无添加的头道菜籽油,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可以加入我们,与我们一起共建更多的新改革新梦想。




一地一味&开始吧

邀您一起参与复兴徽州老油坊

6月22日晚8

不见不散

(扫描下方二维码入群)





首页 - 一地一味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