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三生三世》粉丝要求吴京道歉?可是看完之后,我想先给杨幂和赵又廷道个歉……

08-08 08:03 首页 大豫网

上周二,我们在推送文章《战狼2》究竟有多火?竟被“诈骗犯”和“卖片儿的”同时盯上了……中发起过《战狼2》观影意愿的投票,这数据可着实惊到了我。



昨天,21点48分,《战狼2》总票房已超过33.92亿,一举超越总票房为33.9亿的《美人鱼》,成为中国电影史票房新纪录。《美人鱼》官微提前发布海报祝贺。



《战狼2》真是火得一塌糊涂,还直接带动了“精神股东”这一词。电影是吴京的,票房是大家的,颇有点现实版“不转不是中国人”的意味。



票房涨得太快,海报做不过来,从炫酷风“堕落”到简约风,仿佛见证了战狼2美工崩溃的心路历程。一场自发的“心疼战狼2美工”活动也蔓延开来,一切都成为中国影史鲜见的奇观。



几家欢喜几家愁。《战狼2》这边风生水起,口碑票房双丰收,而那边本来就争议缠身的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却幺蛾子不断。这次,甚至不是简单的线上键盘侠口水之争,而是掀起了一场粉丝“锁场”与影院“反锁场”的线下暗战。这出大戏,可比电影本身精彩太多。



所谓“锁场”,就是指在影院放出排片后,第一时间购买空场次的少许(低至1-2张)电影票,把场次锁住,这样电影院出于契约精神就不能撤销场次或换场,从而能保证电影排片。提前大量锁场可以给影院传递出一个“这部影片很受欢迎”的信号,进而守住影厅预排片,提高排片量。锁场的另外一个作用是为争取路人观众(逛街累了进影院看电影的路人,看电影不挑食的人群)创造条件。


“锁场”并不罕见,通常这都是粉丝为了支持偶像而自发掏钱支持票房的行为,同时对于影片也是一种自发的营销推广。更何况锁场常常还同“粉丝填场”乃至“包场”联系在一起。因此在冷盘时期,影院一般会对此持默许态度。大家相安无事。


但在《战狼2》票房大热的特殊时期,任性的用一两张票套牢一整场电影,显然是一种“断人财路”的恶意行为,就像去生意大好的海底捞,占了几十桌,每桌却只点一份豆芽菜。任谁都要对此炸毛。


据了解,排《战狼2》和《三生三世》的票房相差十分悬殊,在某些影院排一场基本上可以说是“卖200张票和20张票的区别”。有报道称,某些影院因为“反应迟了”没有及时调整排片,在头两天损失了好几万元。不仅是电影票价,作为影院营收大头的快销品消费利润(比如爆米花、可乐等)更会因此遭遇重创。



恐怕是深感粉丝做得太绝,大量影院展开了激烈的“反锁场”反击。


首先是影院将座位从有座改为无座,使人无法购买该场次的票,再以空调、机器故障为由退票,大量网友收到了影院的退票短信,其中不乏被“误伤”的路人。



其次,包括万达院线在内的许多影院不让观众买黄金时段的票,只排深夜和凌晨场次。


此外,还有故意将《三生三世》的大量排片排成昂贵的imax场,以提高锁场成本。


锁场一时爽,但电影本身口碑不佳,即便有数千万粉丝努力争取到了更高的“掺水”排片,也无法挽救真实上座率的低迷和尴尬。加之影院花式的打压,恐怕之后《三生》的排片还会一路走低。接下来《心理罪》、《鲛珠传》、《侠盗联盟》陆续袭来,更将进一步挤压分割票房。“同期票房仅次于战狼2”这个可以吹一辈子的名头,怕是都保不住了。



网上流传的一封没有来源出处的要求吴京道歉的“粉丝信”,更是让人笑掉大牙。粉丝作妖,黑子自然趁虚而入。黑到深处、黑到痛快,是真是伪大家都不在乎了。



不只是网民之间的“交火”。因为影响程度恶劣,波及范围广,各地媒体更同期跟进。仅昨日不完全统计,就有32家纸媒,从头版到内刊,从时事版到文娱版报道了此次锁场事件。今天,中国青年报更是将“小聪明撼动不了大市场”的论调扩散开来。



经历这一风波,不知道各大院线会不会对这些粉丝留下心理阴影,以后再上映某某明星作品,会不会心里后怕,重新想起被锁场支配的恐惧。再赤诚的初心过了安全线也同样是疯魔,粉丝们,有钱虽好,可要长点心啊。


喧嚣的舆论往往掩盖了事物的真相,更生成了多个评判标准。粉丝拥趸会说,你们这就是破窗原理,有偏见,无脑黑,看都没见就跟风骂。另一方又说,我不看就知道是烂片,看了觉得更烂。




且不管粉丝如何,也不论原著抄袭,只回归电影本身,个人角度来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究竟是部怎么样的影片呢?(据说不上票根,都没资格发言)




首先,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电影似乎对国产片的“雷区”研究不够,不仅不回避,反而大量制造出各种雷点和槽点。这些甚至都不需要观众去引申和发挥。


开头定调就很奇怪。上来就是先是一场卡通版的“动物世界”。我甚至能够猜出主创背后的想法,一定是为了突出青丘之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就是这样,影片自始至终的很多处理都十分不高明。


这段动物追逐奔跑是不是让你直接想到了急支糖浆的广告?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主创们总是不惜误解观众,做一些自以为是的表达。然后被吐槽了,就开始找各种各样的理由。


看看天宫侍女的发型,真是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你们这样乱搞,魔人布欧知道吗?


比如,白浅大婚的头饰就让人满脸问号。请问这是剧组没钱用旧内衣改的吗?两位充满残念的眼神真是说明了所有问题。



制片人萨支磊说,“不仅仅是导演,包括我、包括亦菲、杨洋在现场看到这个头饰的时候多多少少有点不满意。”承认丑就行了,至于理由请在内部反思,不要给观众解释了。


导演自己就说了,“这个头饰因为制作时间的缘故,精良度确实是有瑕疵。”


可这真的是时间和精度问题吗?这是审美方向问题好吗!因为你的模版就已经选了“巴拉巴拉小魔仙”。




NO,不存在的。按照《三生三世》服装设计许建树的解释是,结婚礼服设计的灵感来自于敦煌壁画。



真服了。动不动就拿传统来当挡箭牌。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是吸取传统元素,一旦不喜欢,就是欣赏不了,就是没有美学素养是吗。


导演还透露,原本还有一场戏是白浅不愿穿太繁琐的服饰,但因为时长被剪掉了。


想借天宫繁文缛节的束缚来刻画白浅的解放天性是吗?但是不愿意穿,可能并不是因为繁琐。


审美真的是本片很大的一个问题。


折颜是只老凤凰,虽然谁都没见过凤凰,但它肯定不是金刚鹦鹉好吗?



我看有文章说罗晋为了把雌雄同体的凤凰上神演出独有的神韵,突破自己,特地将折颜雕琢成无性别的角色,并称“这是这部戏最难的地方”。


无性别就只能是娘吗?总之我全片看下来就觉得是姜思达穿着罗晋的皮在演戏。



至于杨洋,大家讨论最多的还是“十里拉面”。新东方毕业,海底捞就业。



看这魅惑的眼神,想吃我下的面吗?


照这样看,杨洋确实领悟到了夜华这个角色的精髓。



拉面补妆你会学会了吗?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有人说这段拉面戏没用。你们懂个P?这是为接下来白面条怒捆大怪兽的情节做铺垫好吗。




做菜的那一段,我真是以为自己走错了片场。前像中华小当家,后像刚看完的《绝世高手》。



你看,导演又说了。这是“为了使白浅、夜华前期的甜蜜和后期的极致爱恨形成更为鲜明的对比,也为了使夜华的‘暖男’人设更为饱满有趣”。


他表示:“如果我们让他在这儿擀面条、切面、拉风箱,基本上就变成了一个农村片了,因为他是神仙。而且我注意到在这个片段里观众有很轻松、很开心的笑声,其实这个就达到了我们创作的初衷。”


我们为什么笑啊,我亲爱的耿直导演。


而且,既然你这么有想法,为什么却塑造出这么一个油腻猥琐的夜华呢?



这个夜华也真是分裂。你难以想象,上一秒还说“纵有灼灼桃花十里,取一朵放心上,足矣”的夜华,下一秒就说出“你这样半推半就,莫非是想搞点情趣?”



看着一言一行,真是瞎了老身的双眼。



总之,一部纯爱电影,竟然前半段完全绕在“情趣”二字里出不来。


说起导演赵小丁,这可是张艺谋的御用摄影师,合作过《金陵十三钗》《英雄》《满城尽带黄金甲》《千里走单骑》等,还曾因《十面埋伏》提名奥斯卡最佳摄影。张艺谋向来是以画面见长,赵小丁与其合作多年,倒是把张艺谋的这个特点发扬光大,一味追求画面和场面,就是忘了首先要讲好一个故事。


还有一个导演是外国咖,也可谓大有来头。



筹备3年,拍摄93天,后期制作15个月,搭建25个内外景场地;手工制作衣服200件,道具超过6000件,兵器2600件。账面上的豪华真是要隔着屏幕溢出来。


但实际视效如何呢?只能说,也就那样。


这布景乍看上去,满满的全是西方魔幻风,而不是咱本土的玄幻风。



另外,很有游戏布景的感觉。几个全景交代过后,一些局部和细节又全面破功。



而色彩运用上的过度,更显得俗艳和花里胡哨。所以连壁纸狂魔的程度都没有做到。




我们习惯这样的判断,当一部电影过分强调视效制作时,往往意味着它在剧情和叙事方面的孱弱。


导演表达初心,说这部电影“充满了诚意”。


你以为我要说“诚意”。不,我说是偏偏就是这个“说”。


整部电影的剧情,完全就是靠角色口头交代推进的。折颜说鸡汤妙理,于是白浅明白了。夜华说爱她,于是白浅相信了。素锦说谎话,于是白浅相信了。宫女奈奈说实话,于是白浅相信了。说说说说,一切关键剧情竟然都完全是靠说来完成。就如同剧组的诚意完全是通过口头诉说体现的,而不真正用作品说话。


至于表演,我也不太想过多评价了。


杨洋的表演,完全是三段式,段与段之间没有任何变通。所以你可以看到三个杨洋之间的清晰脉络。第一段,主要是调情,他就是突出一个撩,以至于有点不正经。第二段,主要是苦情,他就故作深沉严肃。第三段主要是豪情,他就只表现慷慨赴死的决绝。面面俱到,但却没有统一起来。比如,阿离饮酒,他的生气就表现得极为唐突的生硬。


更可怕的是,杨洋在表演上似乎沾染了黄晓明以前的那种“臭屁综合症”。就是无论是什么戏份,动不动就要自恋的定帅气造型,动不动就要来一个邪魅的自信微笑。



哪怕身处险境,头可断,发可乱,五官不能变。


这种表情,随便截一帧便是。


至于神仙姐姐,在表演上也很难说是突破。依然还是靠十几年的仙气撑着。


需要靠一壶酒,才能表现出白浅的不羁性格。



马景涛附身的大喊大叫,才能传达出自己的情绪。




其他细节不足,还有很多。


比如,电影削减了大量支线人物,人物脉络已经相当简洁清晰,但它依然没有讲顺一个完整故事。整个影片节奏偏快,很多转折来不及铺陈、过度和润色。这不是电影时长的锅,因为这是个既定事实,说到底还是编剧功力的问题。原著党,电视党,新观众,电影杂糅般的剧情没能在观影体验上满足任何一个群体。


虽然电影立项时间很早,但是看过电视剧的人应该能够感觉到,电影很大程度上依凭了剧版。比如阿离这角色就脱不去剧作的影子。一些关键台词和抓人的梗,也和剧版一致,参考痕迹明显,甚至会让人产生向剧版致敬的错觉。



半文半白文绉绉的拼接混搭台词,也着实让人出戏,同时还消解了真实情感。而且台词不是对白,而是个人的念白。观众看了一个虐恋的故事,却丝毫没有被触动,失败的台词设计要负很大责任。为了拼命点题,编剧算是疯了。竟然反复出现“愿神仙保佑,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种逻辑句法都不通的台词。


迷谷的卡通设计有人觉得可爱,我却觉得十分违和。画风不搭,视觉形象不可爱,说话卖蠢卖萌无效,就像央视少儿节目中穿着毛绒衣服的配角。多余累赘,被胡巴秒十条街,甚至连《花千骨》里的糖宝都比不上。



剧情方面也暴露出IP改编电影的一个大通病,即用结果倒推情节。反正夜华和白浅是固定CP,那他们拉一次面、斗一次嘴就好,又有什么意外的呢。殊不知这恰恰是最需要做戏的地方。既然画地为牢那就不打算出去了,既然带着镣铐跳舞就索性不管舞姿了,这样偷懒的改编好意思谈什么诚意?


依附于IP,而不能高于IP,只能为众多改编中再添一抹炮灰。流量小生小花+热门IP+电视剧基础,理论上的完美组合,并没有催生一曲票房高歌。可悲的是,除了这种自以为是的大算计,电影甚至没有一点动脑子的小聪明


没有票补,可惜我花了41块钱。最后,我只愿神仙保佑,三生三世,影院里再没这种片儿。



-END-


文?豫弟





About Us


更懂河南  更懂你

发生在身边事,发声在身边



首页 - 大豫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