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们该不该打?

08-08 21:14 首页 三联生活周刊

近日,网上流传经济学家郎咸平在浙江台州被泛亚的受害者围攻,并被扭送派出所。事后被证实的真实版本是:郎咸平当晚在车内被大批民众围堵,最终在当地警方调解下离开。


8月6日晚,郎咸平在车内被大批民众围堵。(网路截图)


这已经不是郎咸平第一次遭遇类似的场面。遥想当年,郎教授以资本市场“打假斗士“和”郎监管“的形象名闻天下,时至今日却屡屡和问题企业牵连,形象反差之大令人愕然。

尽管这一次郎咸平因何被围堵还没有明确说法,但大概率应该和泛亚事件有关。两年前,另外一名经济学家宋鸿兵同样因为泛亚事件在太原被打,并被迫当场写下道歉声明,比郎教授近日的遭遇更加不堪。


网友发布的宋鸿兵太原被围攻现场图

在泛亚这样的大型骗局之中,郎咸平和宋鸿兵们究竟该不该被打?不妨看看他们在泛亚事件中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以郎教授为例,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成立之后,为了推广和宣传其运营模式,曾经在国内多地举办投资报告会,邀请了多位知名经济学家到场,郎咸平就是其中一位。


郎咸平曾经对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做过这样的评价:“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最重要的目的是通过交易所掌控资源控制定价权。”;“泛亚作为全国目前唯一一家允许自然人开户参与投资交易的有色金属交易所,为企业提供销售和融资服务,也为投资者提供便捷高效的稀有金属投资服务。泛亚通过传统贸易与电子商务的深度整合,搭建起稀有金属自由流通的贸易和投资平台,以商业收储手段辅助国家战略储备,藏资源于民。”除此之外,郎咸平和泛亚更直观的联系来自一张图片,在泛亚的宣传画中,郎咸平双手握拳,上方印着“比黄金值钱、比股票安全”的字样。


泛亚宣传单页

2015年,泛亚危机浮出水面,这场涉案金额高达430亿元,涉及22万投资者骗局被官方定性为非法集资,实际控制人单九良等主要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在泛亚高达20多万的投资者中,有很多人完全是被高回报率所吸引,即使没有专家们的推荐,也会跌入陷阱之中。但是,也还有很多人对泛亚的模式将信将疑,而专家们出来为泛亚站台,打消了这部分人群的疑虑,使其最终成为泛亚的受害者,对于这部分人而言,专家们还是难辞其咎。

按照我国新《广告法》的规定,代言人不得为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做代言,如果代言虚假广告,还需要承担连带责任。从郎咸平的角度来看,是断然不会承认自己广告代言人的身份,如果郎教授仅仅是以中立学者的态度讨论泛亚模式,并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如果收取了泛亚不菲的出场费,其身份认定就大有可疑之处。对于自己的照片被用作泛亚的宣传,郎咸平曾经在2015年12月对泛亚提起侵权诉讼,但此时泛亚的危机已经浮出水面,对于泛亚的受害者而言为时已晚。

在当前中国经济背景下,广大民众对于资产保值增值的需求前所未有,但相关的金融专业知识却少得可怜,只能仰仗专业人士的指点,于是,一些大众知名度较高的专家学者成为市场追捧的对象,郎咸平无疑是这个群体中最具代表性的符号性人物。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些专家学者们可以向大众普及金融知识,但如果这些专家学者无法秉持客观中立的态度,很多民众就难免沦为被人鱼肉的命运。


郎咸平6日在台州椒江剧院演讲

我国金融体系最近的一大改革是打破刚性兑付,优化金融市场的资源市场化配置,进而更好的扶持实体经济发展。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是,最近一年多来,债券市场违约的案例越来越多,甚至很多有央企背景的金融产品不例外。刚性兑付的怪圈被打破,政府不再兜底买单,投资者开始慢慢接受买者自负的理念。

未来几年,预计我国的P2P平台将进入风险高发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黄奇帆近日在江苏南通市做报告,其中专门提到了P2P,表示“现在国内六、七千个P2P,有一半坏账关闭,而且等着几千亿的钱在赔,还有一半死去基本上不动。”黄奇帆认为99% 的P2P都是要倒闭的。如果未来P2P果真迎来大范围的倒闭潮,买者自负也就显得更加重要。但是,如果在金融产品的销售中,专家学者们担任了不恰当的角色,误导甚至诱导普通民众,一旦产品爆发兑付危机,投资者就很难接受买者自负的命运,届时P2P的倒闭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在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之下,对于专家走穴站台等行为并没有明显的约束,很多行为都处于模糊地带。无论是2年前宋鸿兵被打,还是这一次郎咸平被围堵,从法律角度来看,投资者的维权行为多少有些过激,但是,这也从侧面体现了投资者维权的艰难,如果有现成的法律武器,受害者们也不会选择人身攻击这样的维权方式。

如果没有法律法规对这些专家们出手打击,受害者们的激情维权最多只能泄一时之愤,不仅对解决事情无益,未来还有可能出现更多的“泛亚事件”。如果再爆发出几个类似泛亚这样——涉案金额高达400多亿,涉案人群超过20多万的案件,不仅中国的金融改革会受到冲击,社会安定恐怕都会受到影响。从专家们的角度来看,在法律法规之内行事,日后行走江湖时也少了很多被人身攻击的风险。

2年前宋鸿兵在合肥被打,甚至被逼写下道歉书,承诺为投资人尽最大努力挽回损失。但事后证明,这种维权方式对于投资者挽回损失毫无益处。这一次郎咸平在浙江台州遭遇围堵,预计既不会对投资者挽回损失有何益处,也不会对郎教授的下一场演讲和站台产生太大的影响,唯一的意义可能在于,在这个新闻速朽的时代提醒一下观众,原来那场涉案金额高达400多亿、涉案人数超过20万人的泛亚事件,到现在还没有得到解决。但随着时间流逝,也会很快再度被人们遗忘,如此而已。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夏日阅读:在自然中」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首页 - 三联生活周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