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渐渐理解儿子为何再苦再难也要留在大城市

08-09 07:31 首页 新周刊

本文授权转载自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


当一个年轻人决定在大城市买房,可能意味着他和父母用经营了几十年的小家庭,对这座庞大城市进行一次性投喂。

文/骆淑景


三年前一个炎热的下午,儿子去他上学的城市打拼,撂下一句话:“给我两年时间,混不下去我就回来!”

我很纠结,两年后你在城市站不住脚,二十六七岁再回乡又得从头开始。就算你混下去,父母势必要帮你买房。大城市房子那么贵,可不是闹着玩的。唉,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那年十月份,我去成都给儿子送衣物被褥,看看他到底过得怎样,是不是如电话中所说:在高新区工作,成都环境好,吃住便宜,心情愉快。经过十九个小时火车的旅程,我抵达成都,住在磨子桥附近的小旅馆。

每天他下班后,我俩在川大西门见面,去吃饭、转街聊天。开始他不让我去他在桂溪的住处,说不方便。我一再坚持,他才领我去了一次。

那是个五室一厅的套间,进门后我还没看清格局,他把手指放到嘴唇前“嘘”了一声。拐过两道弯才到他的房前。房间大小适中,许多地板革已经翘起,踩上去虚乎乎的。深秋了,阳台敞着,床垫上只撂了被单,别无它物。另外,厕所和厨房光线都很暗。

我有些心酸,问:“就这,一月还要600元?”

“这是最便宜的了,你以为这里是咱们那儿啊,这是成都,西南省会城市!”儿子月薪刚由2800涨到3500元,交房租、搞定衣食住行,月月不到底就光了,我少不得接济他。回家后每次通电话我都交待他注意防火,那地方一旦起火,跑都来不及。

从那以后我和老公就念叨着在成都买房的事。儿子没有回乡发展的准备,租房不是长久之计,房子早晚得买。可哪儿来钱呢,刚装修完在三门峡家里的房子没两年,手头没有积蓄。

春节儿子回家,说正在追一个优秀的云南女孩。我和老公盼他恋爱成功,同时对买房的事更上心。儿子谈恋爱是引水,我们买房子是修渠,水到渠要成。我俩散步、吃饭在说房子,睡觉起来也要说房子。有几个月,一闲下来我就上各大房产经纪网站看房子,恶补房产知识:刚需、首付、月供、契税、商贷、公摊、公积金贷、贷款利率、满二唯一……

一套房子五六十万,原本在我眼里像是天文数字,后来越看心越野,越看承受能力越强,感觉七八十万都不在话下。反观我们当地的房子,只值二、三十万,简直小菜一碟。

看房时我和老公关注点不同,我关注房子本身,他关注宏观经济形势。做过很多研究后,他多次对我说:“房价五年内翻一番,现在房价低迷,但最迟2016底、2017年春,绝对大涨。”

这番话让我更加急迫。我俩相互鼓劲,抓紧,一定要抓紧,争取年前入手。

2015年夏天,夫妻俩口挪肚攒,终于有了八九万块钱,找亲朋好友又凑上五六万,心想年底凑够20万就去成都买房。

那时朋友们见面就问:“你儿子在哪里上班?”

我说:“在成都。”

“那你得买房子吧?”

“买嘛,他要不回来就得买啊。”

打电话给儿子谈起这事,他总是说:“成都周边空闲土地很多,房子贵不起来,再等等。”他没钱,可不想麻烦我们。

这时听闻儿子心上人已基本答应和他在一起,我与老公商量:“你想咱儿子一个河南蛋,光尾巴溜猴在外地混,人家女孩凭什么信他?要是他混不下去拍屁股走人,人家咋办?况且还有姑娘父母那关要过。”必须尽早买房,这桩好事才有保证,这身汗早晚得出,不能慢慢攒首付了,得想其他办法。

我和老公还有公积金,关键时候能救点急。到县公积金管理中心咨询,得到的回复是,儿子买房可以用父母的公积金,但必须有购房合同才能提出来。可还没买房,哪儿来购房合同?

事情迟迟没有进展。忽然有一天,某银行的广告启发了我。上面说该银行贷款“利率低,期限长,五天实现放款,房产抵押贷款最高可以贷300万”。我何不把家里房子抵押,贷个十万八万做首付?当初想攒够20万去买房,只是自己想当然,加上契税、物业、评估等杂支,以及装修、购买家电家具等费用,20万哪里办得妥。

贷款的想法得到老公支持,原本想贷10万,他要贷15万。他大概算了笔帐,给我分析:“贷15万咱俩每月还1700多元,儿子那边还月供3000多元,加起来不超过5000元,可以承受。现在勒紧裤腰带,以后你我工资得涨,儿子工资涨幅更大。将来小两口结婚,那边月供交给他们,咱们就轻松了。”

方案敲定,我到那个银行咨询。工作人员让我记下必需的资料,户口本、结婚证、夫妻双方身份证、房产证、收入证明、公积金密码、最近4个月工资明细等。

七月天气闷热,我来回奔波于县城和市区之间,开收入证明、找评估公司、办抵押手续。忙碌到八月底,15万元贷款终于到手。

俗话说金九银十,正值收获季节,我准备国庆节去成都买房。但这时儿子说,国庆节他要去女朋友家,成都之行只能推迟。

2015年10月18日,我怀揣20多万,雄赳赳踏上成都买房的征途。彼时儿子和同学在科华路合租了一个套二,押一付三,儿子住主卧每季度要付4200元,还有中介费和押金,负担挺重。

他俩都谈了女朋友,所以房子租得有点贵,可那房子给我感觉并不好,装修年龄超过10年,反复收拾也干净不了。厨房和卫生间窗户很小,橱柜的板子脱落,常有虫子乱跑,让我满身鸡皮疙瘩。客厅插座少,电线网线拉得满地都是。室内的白炽灯,既费电又昏暗。我去后住在儿子的房间,儿子只能睡沙发。这一切促使我加速购房。

儿子工作忙,请假不容易,看房买房,只好我自己来。头几天我看的都是大牌,售楼人员很热情,但这些房子每平都在万元以上,我手心攥的这点米,根本不敢招架,一听价钱赶紧跑掉。几天下来,东到西河镇,西到机投镇,南到天府新区,北到龙潭寺,除了收获一大堆宣传单、推销电话外,毫无头绪。

这天在住处附近转悠,发广告的妇女给我一张“幸福乡”的传单,热情邀我去看房。幸福乡,这名字听着舒服,在网上也看过这个楼盘。我婉拒她的邀请,预备自己去看。

第二天是周日,我和儿子坐公交车到达位于川师大南门。幸福乡和川师大是邻居,周边许多年轻人,人文气息也很浓。那天看房的人不多,售楼部有点冷清。听过介绍后,我相中一个75平的套二户型。销售员小冷算了一下:单价10500元一平,总价78万,首付23万左右,月供3400元。价格稍贵,但在控制范围内,并且是准现房,12月底便可交付。

我问:“可不可以进去看看?”

小冷说:“按规定不能看,正在施工不安全。但你们可以从旁门偷偷进去看看,被发现了别说是我的主意。”

母子俩钻过栏杆进到院子,工人正在铺楼梯、栽花木,房间门都开着。在楼栋里溜上溜下看了许多,我们认定75平的套二最适合。回到售楼部,小冷告诉我,看上就赶快交订金,否则可能会别人订走。可真要决断的时候,两人都有点顾虑,眼下该户型只剩5楼和26楼的两套,5楼视野不太好,26楼又太高。

我们犹豫不决,说回去再考虑一下。 

那天夜里考虑再三,我决心从那两套房子里选一套。次日又去到售楼部,接待我的小冷下午才上班,其他人爱搭不理的,心想等下午小冷一来再交订金。

转身走出售楼部,我陷入沉思:这一锤子砸下去,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砸偏了半辈子都翻不过身,全家希望寄于我一身,这样决定到底正不正确?

中午,我焦虑地徘徊在售楼部附近的小树林里,并给老公、侄女打电话反复说明这套房子的情况,寻求心理支持。可他们的话更使人忧虑,老公认为75平太小,可以再考虑考虑;侄女则说不要着急,去别的楼盘多看看。

等待小冷期间,我准备再到房里看一下,一个小伙子喊住我:“阿姨,你要看房吗?带你去看看别的吧。”回头一想,闲着也是闲着,便上了他的车。

他带我看了价格各不相同的三个楼盘,都不太令人满意。在其中一处我受到贵宾般的待遇,觉得不买人家房子怪不好意思的。看房过程中,陆续认识了四五个销售小哥,一遍遍告知他们我的号码。之后他们打来许多电话,我甚至分不清谁是谁。看过多个楼盘,发现不订幸福乡的房子是对的,它太贵了。   

一周过去仍无头绪,心里越发没底。住着儿子的房间,影响了儿子和同学的正常生活,自己也要尽快回去上班,必须速战速决。怎么办?好在经过多日观察比较,我买房标准更具体:一必须是现房;二单价不过万,总价在80万以下;三不能太偏远,二环附近最好。

按照这三个条件,初步定下三个目标:FX国际、SHS国际和SH锦里。儿子分析道:“FX国际在南三环,太远;SHS国际更远,都跑到成渝立交了。SH锦里可以看看。”网上说SH锦里正在清盘销售,只剩两个户型,89平的套二和101平的套三,套二折后8000多一平,套三不打折。我心里倾向这个89平的套二。

去到SH锦里,发现售楼部像是要撤的样子。我上前一问:“你们还有房子吗?”一个小伙接待我,他说,有。

最后他让工作人员小周拿上钥匙带我去看房。小周介绍说这个户型只剩下26楼和23楼的。到楼上一看,我立刻喜欢上这个房子,房子虽是朝向西北,但视野很开阔。小周给我指哪儿是大商场,哪儿是高级别墅……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平民盘对面是个高档小区,站在窗前可以望见那边高级的花园式景观。

回到楼下,销售小罗已经给我算好账:交1万加入某购房网站,享8.7折优惠,总价76万左右,首付23万,20年月供3500多元;契税、贷款评估费、电梯修理费共1.5万左右;物业费每平每月只收2.18元,算是便宜的。

随后小周带我去周边看一些别的,越看越心水SH锦里。盘算一下,带的钱还够,心里终于有了底。问清贷款需要的资料后,回去准备和儿子商量。

到成都买房的第三个周日,我陪儿子去看SH锦里的房子,儿子一眼便相中了。小罗趁势催促说:“要订就赶快订,怕下午别人订走了。”

可我又有些犹豫了,推托说和儿子的女友小园商量一下,走出售楼部。儿子说:“既然看上不如就订吧,小园顾不上这事,明天我又没有时间了。”

我还是不踏实,打电话问家里人意见,其中侄女建议:“你看能不能再优惠一个点,谈到8.6折。”一经提出,销售小罗立刻请示主管,回话说可以。再无顾虑,我打算根据小园电话里的建议要一套26楼的。

七拐八拐折回到售楼部,已是下午3点多。这时售楼部来了几个拆迁户,一个肥胖的妇女大喊大叫:“23楼、26楼我全要了!”小罗让我们不要理她,安心去填表。填完表、交过订金,双方约定儿子弄好一应手续就来交首付。

晚上和儿子、小园开开心心地吃了自贡大餐,这是我大半个月以来吃得最安心的一顿饭。

几天后,儿子办完手续去交首付,刚好4天前央行降低利率,相当于在原本基础上又打了9.5折。银行卡在POS机上“咔”一下就好了,很过瘾。小罗带我们到银行办贷款,想象中的麻烦都没有出现,手续办得顺利。以儿子的名义贷款52万,为期20年,每月还款3300多元。十五天内就能批复下来。

搞定一件大事,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夜里我到新房子附近散步,熟悉环境,看广场舞,憧憬着以后的生活。看见“SH锦里”几个字,心里甜得跟喝了蜜一样,我还给儿子发微信:“多少年后你会深刻认识到,你妈的决定那么正确。”

等待银行放款的日子,我独自在成都转悠。在领事馆附近、川大校园里转到夜间10点多,到宽窄巷子跟拍外国女人,参观武侯祠、刘湘墓、杜甫草堂、望江公园、人民公园……还有热闹的春熙路,也让我大开眼界。有时走错了路,就慢悠悠往回倒,享受着这份悠闲。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请主动把座位让给需要帮助的人,谢谢!”这句广播在耳旁响起不下百次,让我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渐渐理解年轻人为何再苦再难也要留在大城市。他们追求的,除了物质,还有更重要的——“城市文明”。

一周后,贷款还未下来。我有些着急,担心是否上当受骗了。心想这要是被骗,可打不起官司啊。

打电话询问小罗,他安抚说不要急,程序都在走着,报市房管局备案、报省行签字等等。又过去几天还是没消息,我直接跑到售楼部找小罗说了自己的情况:“我一个外地人请假来买房,花销很大的。”

小罗很耐心,不管怎么催促,他都不急不躁:“不急,阿姨,我给你操着心呢。”对我的做法,儿子不以为然,他说人家按契约办事,不是催催、说说家常里短就能解决问题的。我倒觉得跟人家说说情况,总能起点催促作用。

结果半个月过去,贷款还没下来,没法再催小罗,我就悄悄跑去银行询问。记得合同上写着猛追湾支行,我以为银行在猛追湾,谁知到地方一看,根本不是。那天下午4点多,我才摸到受理儿子贷款的那家银行。贷款员轻描淡写地回复:“明天应该就办好了。”

2015年11月16日早上,我让儿子请假一同去售楼部催进度。儿子先是说请不来假,后又埋怨我心急,不按规则办事。这下我有点生气:“我请了一个月假专门来给你买房子,而你连一天假都请不了。这到底是你的事还是我的事?”想起这么长时间奔来跑去,受苦受累,我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心酸,最后大哭起来。

儿子见状,跟领导请假,而后打电话质问小罗:“你不是说15天内就能放款吗?这都18天了,到底咋回事?”小罗查询结果后回复说,款项已到账,让我们去走程序。后来才得知,我们这不到20天,算最快的了,有的两三个月都批不下来。

贷款到位,交完契税,房子钥匙终于拿到手,我和儿子第一次神气地刷卡进小区看了几眼新家。第二天交上半年的物业费,我让儿子立刻给我买次日的回程票。

2017年春天,成都房价暴涨,政府出台最严限购令,有人在网上哀嚎“成都抛弃我们了”。想想真有些后怕,当初如果不狠心下手,现在根本买不到房,一没有购房资格,二没有足够资金。

有段时间,儿子要交房租,我和老公得两边还贷,压力山大。但幸好,我们咬牙挺过来了。

(文中提及的楼盘信息已做处理)


作者骆淑景,现已退休

编辑 | 莫文祖



真实故事计划(公众号ID:zhenshigushi1)是由青年媒体人打造的国内首个真实故事平台,这里每天讲述一个从生命里拿出来的故事。






首页 - 新周刊 的更多文章: